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8章:相互算计(二)【二合一】

作品:战国大司马|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8 23:43:24|下载:战国大司马TXT下载
  十五日后,即六月二十八日前后,田触与乐毅率领齐燕联军,于门水秦营东侧约五六里处那并不算很宽阔的平地上,展开了迄今为止的第一次交锋。

  因为地形限制的关系,此战齐燕联军总共投入士卒约两万人,实际作战人数约在一万人左右,而秦军则投入约一万五千名士卒,实际作战人数约在九千人左右。

  只见在战斗打响后,秦军那边便率先构筑了铁壁防御,一名名手握盾牌的秦卒紧密地站立,仿佛一道铜墙铁壁,使对面那些手持长戈的齐军屡屡无功而返,甚至于,还被秦军逼得步步后退。

  见此,作为从军的燕军士卒们射出漫天的箭矢,遗憾的是,他们对面的秦卒在应对这类飞矢时似乎很有经验,只见那些秦卒不慌不忙地将盾牌平举于头顶,燕军的箭矢愣是无法对他们造成过多的伤害。

  看到这一幕,站在战场后方观战台上的乐毅,不由地微微皱了皱眉。

  诚然,今日这次交锋,这边与对面都颇有默契地保持着克制,齐燕联军这边并未发动那种不顾伤亡的突袭,而秦军那边,更是从一开始就摆出了死守防线的架势,可即便是这种两边都有所保留的战斗,还是不难看出双方士卒的差距。

  其实在乐毅看来,双方军卒在作战能力上几乎是相近的,主要还是士卒们的气势与斗志的差距。

  比如在同样被箭矢射中的情况下,对面的秦卒可以面不改色地继续厮杀,甚至于更为悍勇,就仿佛负伤的野兽一般尽显凶芒,但他齐燕两军的士卒——尤其是齐军士卒,则大多是哀嚎惨叫着向后退,对死亡的恐惧令他们的能力大打折扣。

  总的来说,与秦卒相比,他齐燕两军的士卒就仿佛是不畏惧猛虎的初生牛犊,看上去气势很足,可当其真正被猛虎咬上一口,则全员便难免开始慌张,不知所措,在韧性与斗志上完全比不过对面。

  “秦军……果然悍勇。”

  就当乐毅在暗自分析秦军时,在他身旁,齐将田触带着感慨喃喃说道。

  其实确切地说,田触去年在宋国的郯城之战时,也曾与秦国的军队有过交锋,但当时由于他判断失误,试图拿乐毅的燕军作为弃子,率领齐军独自逃亡,却没想到当时统率秦魏宋三军的蒙仲根本不管乐毅的燕军,就是盯死了他齐军追杀,以至于麾下十万齐军几乎在那一晚牺牲了半数,最后还靠乐毅率军前来解围。

  这即是田触唯一一次直面秦国军队的经历。

  但由于当时那场追杀发生在夜里,以至于田触对秦军的实力并没有一个大致的估量。

  直到今日,他亲自率领齐燕两军与秦军作战,这才意识到秦国的军队到底有多么的强劲与坚韧——哪怕是对面的秦将暗中放水,其麾下的军卒们亦能稳稳当当地抵挡住他齐燕两军的攻势。

  什么?

  为何田触能看出对面的秦军放了水?

  因为他好几次看到他齐军的前线阵型混乱,可是对面的秦将却跟没看到似的,并未趁机派奇兵突袭他齐军的几个防守漏洞,而是缓慢地借助那种铁壁阵型徐徐退近,这明摆着就是在拖延战机,试图将这场战斗拖上更久的时间,方便田触、乐毅写战报向联军主帅奉阳君李兑覆命。

  作为受名将匡章栽培培养的将领,这一点田触又岂会看不出来?

  此刻的他应该感到庆幸,庆幸于对面的秦将白起信守了承诺,双方颇有默契地发动了今日这场交锋,否则要是对面的秦军发动全部实力,田触实在很担心此地这两万齐燕联军,到底有多少人能活着返回营寨。

  “秦军如此悍勇,当年章子是如何击败秦军的呢?郾城君又是如此击败秦军的呢?”

  田触喃喃自语道。

  在他的印象中,迄今为止就只有两个人能够正面抗衡秦军,甚至击败秦军,一个是他齐国的田章,还有一个,即是魏国的蒙仲。

  除此之外,就算是韩国的名将暴鸢,亦不能确保能压制秦军的攻势。

  而他实在很好奇,田章与蒙仲究竟是怎么压制秦军的。

  其实说来很简单,无非就是一个“计”字而已,无论是田章也好,蒙仲也罢,在他们与秦军交锋的最初,都几乎是对秦军避而不战的,毕竟秦军在正面战场上的作战能力真的很强,强到魏国的魏武卒都不能确保稳稳压制对手。

  在这种情况下,就要考虑暂避其锋芒,想办法消磨秦军的锐气与斗志,待秦军松懈、疲倦之时,再趁机发动攻势。

  无论是田章也好,蒙仲也罢,他们都是这么做的。

  因此,像田触、乐毅,试图想出一个办法使他们在正面战场上击败秦国的军队,不能说绝无可能,只是这个可能性确实很小,尤其是当秦军被司马错、白起那样的擅战名将所统率的时候,想要击败秦军,几乎就只能指望司马错与白起出现决策上的失误。

  不过,渐渐地田触与乐毅二人倒也看出来了,田触还为此发出了一句感慨:“想不到我方军卒与秦卒的差距,会这么大。”

  “唔。”乐毅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这也难怪,别看齐燕两国也并非与世无争、不知战争为何物的国家,但相比较秦国那种四面临敌的国家,齐人与燕人确实欠缺几丝彪悍,在这一点上,他们连魏、韩、赵三国的士卒都未必比得上。

  魏韩两国都不用说了,尽管这些年来魏国的国力每况愈下,但在与秦国的交锋中,魏国大多还是以争锋相对为主,堪称是阻挡秦国迈入中原的先锋;而赵国,则因为是经历了数次讨伐中山国的战争以及针对境外草原民族的战争,磨砺了一支又一支的军队,国内的士卒也称得上是英勇善战。

  但横竖比较之后,终归还是秦国的士卒更加凶猛,不愧是《商君法》饲养下的猛兽,一个个为了杀敌立功悍不畏死,纵观整个中原,除魏国的魏武卒可以压制秦卒的凶悍气势外,其余各国的军队实在很难在气势上压制秦军。

  这让乐毅忍不住开始思考击破秦军的策略。

  说实话,他燕国短时间内几乎不会有什么可能真正对上秦国,毕竟中原与西垂之间有魏、赵、韩三个国家挡着,日渐衰落的韩国固然可以不提,但魏、赵两国,一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是日渐崛起、国力蒸蒸日上,秦国想要突破魏赵两国的封锁,将手深入中原,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考虑到日后,乐毅亦由衷觉得,秦国日后或许真的会是中原诸国的最大威胁。

  当然了,无论日后秦国最成为中原怎样的威胁,在他看来,当务之急是覆亡齐国这个对燕国、对宋国皆大有威胁的国家——在这一点上,齐国还是最大的威胁。

  “差不多了吧?”

  忽然,田触转头询问乐毅道。

  见乐毅点点头,田触果然地下令鸣金收兵。

  “叮叮叮——”

  “叮叮叮——”

  顷刻间,敲击铜钲的鸣金声响彻齐燕联军的本阵。

  听到这动静后,齐燕两军丢下约两三千具尸体,果断地向后撤离。

  而此时,秦将卫援瞧见齐燕两军撤退,亦装模作样地追击了一番,放任麾下士卒追杀了敌军大概百来个士卒,然后便高姿态地宣布己方胜利,准备收兵回营。

  由于跟齐燕两军暗通的事,除主帅白起以外,就只有将军级别的将领才知道,底下的秦军将士并不知具体,因此当卫援下令收兵回营的时候,亦难免会有千人将级别的将领心生疑惑,甚至向卫援询问。

  “将军,为何不追击敌军?”

  “敌军气势已溃,若我军追杀上去,必定能大获全胜啊!”

  『你等以为老子不知道么?』

  面对着众千人将的疑问,卫援面无表情地解释道:“首先,白帅交给我等的任务是死守这座军营;其次,齐燕联军虽然气势溃散,但倘若我军冒犯追击,未必不会遭到其伏击……想必你等也都知道,前方的山谷谷道狭隘,正适合用来伏兵,万一我军追击过去遭到敌军的伏击又该如何?总而言之,我军的任务是死守这座军营,阻挡联军渡过门水,敌军若来进犯,我军便将其击退,莫要给对方使阴耍诈的机会。”

  “……”

  在场诸秦军的千人将们面面相觑,显然卫援的说辞并不能完全说服他们。

  不过最终,卫援还是打发掉了这帮桀骜不驯的千人将,拖着有些疲倦的身躯来到了后阵,向在后阵旁观这次交锋的白起覆命。

  “白帅。”

  “唔。……难为你了。”点点头回应着卫援的行礼,白起微笑着说道。

  这一句“难为你了”,使得卫援忍不住笑了出声。

  只见他点点头,半开玩笑似的对白起说道:“方才有好几次,末将差点就真忍不住了……”

  仿佛是听懂了卫援的言外之意,白起摇摇头说道:“那可不成。……我等若重创了齐燕联军,那岂不是白白当了三晋联军手中的刀?李兑、暴鸢、蒙仲三人,他们不信任齐燕联军,才是将这两支军队打发至此,我军若与其拼个两败俱伤,岂不是趁了李兑、蒙仲等人的心意?”

  “就凭他们?”卫援撇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迅速撤离的齐燕联军,轻蔑地说道:“就凭他们也配与我军两败俱伤?话说回来,那田触真的是匡章栽培出来的接替者么?还有那乐毅,曾经当真是那个蒙仲的副将?感觉跟魏军比起来,这支齐燕联军的实力太弱了……”

  “慢慢习惯就好了。”

  白起负背着双手,神色恬然地说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

  他可以体会卫援心中的那种落差,毕竟从伊阙之战到宛方之战,他们都是在跟魏军厮杀,而且自伊阙之战的后半程起,那可是由蒙仲率领的魏军,威胁度几乎翻倍增加,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全军覆没。

  可就让他们已逐渐适应了这种强劲的对手时,忽然换了一个弱小的对手,这反而使他们感到不适应。

  就好比去年前往征讨赵国的白起,还没怎么发力,就把赵将李跻与韩徐杀得溃不成军,以至于得胜后几乎没有感受到什么切实的喜悦,反而有种莫名的空虚。

  卫援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又问白起道:“白帅,接下来怎么办?还是按照那个约定么?”

  “唔。”

  白起点点头说道:“为了防止过于明显,你也可以派些士卒去偷袭对面……声势弄得大些,你明白么?”

  “明白。”卫援点了点头。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

  无非就是故意弄出动静叫对面得知,让对面能够击退他们呗。

  见此,白起亦点头说道:“总之,这样一来,三晋联军也不至于会怀疑齐燕两军,到时候,三晋联军为了打破僵局,多半会将蒙仲调往这边,而用齐燕联军代替蒙仲此前的驻军位置,到那时,便是我等发动反击的时候了……在此之前,千万要沉住气,另外稳定好军心,莫要让军中士卒对齐燕联军产生太强烈的憎恨,免得发生什么变故,破坏了我等的大计。”

  “喏!”

  卫援抱拳应道。

  “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与胡郁,我先回函谷关了。……函谷关那边虽然有司马老在,但考虑到那蒙仲诡计多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走了,靳,王龁。”

  “末将送送白帅……”

  不说白起带着司马靳、王龁一行人返回函谷关,且说田触与乐毅回到军营后。

  回到军营后,田触便写了一封战报,派人送往三门峡联军大营,即李兑与暴鸢此刻驻军的位置。

  约两日左右,这份战报便率先送到了李兑与暴鸢手中。

  在看过战报后,李兑与暴鸢还是颇为满意的。

  虽然在驻军南边的群山之后,田触与乐毅所率领的齐燕两军在长达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内,只顾着建造营寨,不曾与秦军交战过一回,哪怕小规模的试探也没有,但在半个月后,这两人总算是跟秦军交锋了一场。

  暂且不论这场仗是胜是败,只要田触与乐毅有与秦军交战的意思,李兑与暴鸢就足够满意了,更何况据田触在战报中所言,这场双方投入约三万五千人规模的厮杀,齐燕联军的牺牲在三千人左右,负伤者数千,而对面秦军的战损则在两千人左右,总的来说,齐燕联军稍落劣势。

  在正面对抗秦军的情况下,仅仅只是稍显劣势,这还要指责什么?又并非人人都是蒙仲。

  “总算是不枉我等一次次派人催促啊……”

  在看罢战报后,暴鸢笑着说道。

  李兑捋着胡须笑而不语,他也觉得,应该是他们一次次地派人催促,给田触与乐毅造成了压力,逼得二人终于肯率军与秦军交战。

  “还不够。”在微微摇了摇头后,李兑压低声音说道:“依我看来,此次只是田触被逼无奈,是故不得不与秦军交战,向我等表明态度……但即便如此,齐燕两军依然是我联军的隐患,在郾城君那边打造完足够的楼车与抛石车前,还是尽可能地叫田触与秦军拼个两败俱伤吧,到时候,我三晋的军队,也好少损失一些……”

  听到这话,暴鸢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李兑,意有所指地问道:“奉阳君就不怕因此得罪了齐王,从而失去了齐国的支持么?”

  李兑微微一笑,也不解释。

  诚然,他李兑素来主张联合齐国、对抗秦国,但倘若齐国突然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不在乎与赵国结盟,那么他李兑对齐国的作用,也就微乎其微了。

  而一旦失去了能够影响齐国的能力,他还保得住赵国国相这个位置么?

  要知道,自从赵王何重新执掌国政之后,朝内就有一帮此前在他面前根本不敢大声说话的家伙,时不时地在赵王何身边挑唆,希望赵王何罢免他李兑的国相之职,只不过赵何城府极深,至今也没有做什么。

  但即便如此,李兑还是感到了危机。

  他知道,赵王何是一个比其父赵主父更注重赵国利益的君主,他李兑若是想要保住国相的位置,就必须证明他对赵国是有用的,否则……一个能狠心逼死亲生父亲的君主,李兑实在不敢想象他一旦失势,那位年轻的君主会如何处置他,处置他李氏一族。

  或许到时候,他李氏一族只有放弃祖祖辈辈所居住的故乡,被迫逃离赵国,令择他处。

  而这,是李兑万万不想看到的。

  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胡思乱想抛之脑后,李兑转头对暴鸢说道:“抄录一封战报,派人送到郾城君那边吧?也好让郾城君稍稍放心,安心对付秦军。”

  “唔。”暴鸢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在田触与乐毅按兵不动的这半个月里,蒙仲也是曾时不时地派人到这边来,向李兑、暴鸢等人询问齐燕两军的现况。

  因此,今日收到了田触的战报,李兑与暴鸢自然要立刻派人抄录一封送到蒙仲那边,免得蒙仲因日日关注齐燕联军而分心。

  毕竟,无论是李兑还是暴鸢,都指望着蒙仲能帮助他们击败秦国呢。

  当即,暴鸢便亲自抄录了一封田触的战报,派心腹近卫加紧送到道中魏营,送到蒙仲手中。

  当晚,约戌时前后,暴鸢的两名近卫驾驭战车赶到了道中魏营,在求见蒙仲之后,将抄录的战报交给了蒙仲手中:“郾城君,今日齐军的主将田触派送来战报,大司马抄录了一封,派我二人给您送来。”

  “哦?”

  蒙仲闻言很是惊讶,问道:“齐燕两军终于与秦军交锋了?”

  说罢,他摊开战报粗略扫了几眼,发现果然是一封与秦军交战的战报,心中大悦。

  他唤来了帐外的近卫,吩咐道:“乐输,你带两位下去稍作歇息,弄些酒菜与他们。”

  “喏!”

  “多谢郾城君!”暴鸢派来的两名近卫闻言大喜,在道谢后,躬身而退。

  此时,蒙仲这才重新摊开那份战报,仔细观阅。

  可看着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却徐徐收起,取而代之则是一副狐疑之色。

  只见他将这份战报摆在面前的矮桌上,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两日前,也就是六月二十八日……过了整整半个月,这次才是首战么?”

  他口中喃喃自语。

  这份战报,怎么说呢,字里行间所描绘的其实也并无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蒙仲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先说田触与乐毅在那几座群山上安营扎寨这件事吧。

  十万齐燕联军!

  这个规模足以惊动白起,足以让白起立刻从函谷关前往门水秦营了吧?

  而白起那个家伙,为了胜利从来是不择手段,按蒙仲对他的了解,白起多半会派人放火焚烧那几座山丘,逼迫齐燕联军退回群山的东侧——哪怕这个举措并不能使齐燕联军受到如何严重的损失,但也足以拖延齐燕联军立营的时间。

  以白起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的性格,他一定会放火的。

  但……白起没有。

  近几日十有八九就在门水秦营的白起,并没有放火烧山,以至于田触在这份战报中所说,他已初步建立了营寨。

  其次,这份战报中所描述的,发生于六月二十八日的那场交锋,也发生地极其诡异。

  过程与结果没什么问题,但动机呢?

  田触作为田章栽培的将领,在明明知晓秦军厉害的情况下,不用计策、不用偷袭,就这么直接攻过去了?

  而更诡异的是,与其交战的秦军也不知在想什么。

  从秦军起初不加大力度骚扰齐燕两军这件事来看,当地的秦军应该是偏向于防守,不敢贸然迎击;可当六月二十八日齐燕联军对门水秦营发动攻势时,当地的秦军又立刻改变了应敌的方式,主动出击抵抗齐燕联军,而不是利用营寨来防守,一下子就从防守向变得进攻欲十足。

  这实在是很违和。

  就仿佛,齐燕联军纯粹是为了打而打,根本没什么经得起推敲的理由;而秦军,前前后后的应对简直就像不同的两支军队。

  还有白起……

  这厮在听说十万齐燕联军前往门水秦营后,绝对会从函谷关这边赶往门水秦营,可是从田触这份战报中,蒙仲根本看不出白起在门水秦营那边有什么作为。

  虽说蒙仲很看好乐毅,但考虑到乐毅此前从未有过与白起交手的经验,不至于一上来就让白起无从下手,什么尝试都不做吧?

  『……不太对劲。』

  瞥了一眼桌上的那份战报,蒙仲深深皱起了眉头。

  此刻的他,心中有一个不好的猜测,但他不敢肯定,他需要田触接下来几份战报去验证他的猜测。

  思索了半响后,他挥笔写了一封书信。

  在这份信中,他先是称赞了田触与乐毅首战的战果,其次便是勉励二人,且催促二人继续对门水秦营施压,为他创造机会。

  “来人,立刻将这份书信送往齐燕两军的主营,交予田触。”

  “喏!”

  进入帐篷的近卫接过书信,躬身而退。

  『究竟是怎样,过几日就清楚了……』

  看着摇曳的帐幕,蒙仲暗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