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91章:夜袭【二合一】

作品:战国大司马|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9 23:31:48|下载:战国大司马TXT下载
  “咕咕……”

  夜色下,一只不知名的飞鸟划过。

  紧接着,一队黑影猫着腰悄悄摸向远处的门水秦营,在营寨外那些火盆的火光照拂范围外停下了脚步。

  借着朦胧的几丝亮光,可见为首的正是魏将晋鄙,他伏着身体悄悄窥视着远处的营寨。

  此时在远处的秦营南营门处,营门缓缓开启,继而有两队秦卒从营内徐徐走了出来,一边小声交谈着,一边朝着营外而来。

  不出意料的话,这两队秦卒应该轮到夜间巡逻。

  “……那我去了,回头再说。”

  “……行,咱们也得走了。”

  依稀间,似乎还能听到那两队秦卒的队率在彼此交谈,旋即,那两队秦卒分开了,一支朝着东南方向而去,而另外一支,则直奔晋鄙等一干人所潜伏的位置而来。

  看到这一幕,晋鄙以及他身背后的魏卒们,皆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倒不是畏惧,毕竟单单负责奇袭的晋鄙这队魏卒,便有整整五百人,更别说身后远处还有魏青率领的数千奇袭大队,岂会畏惧那区区一队秦卒?

  他们担心的,是暴露踪迹,使得秦卒及时向秦营内传达警讯。

  看着那队约二十几人的秦卒越来越近,晋鄙微微吐出一口气,心中已作出了决定。

  倘若暴露行踪无可避免,那索性就暴起杀人,然后快速攻向营门。

  想到这里,伏在地上的他,左手已悄悄握住了剑柄。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尽管那队秦卒当中有三四名举着火把的秦卒,可没想到这队秦卒愣是没有发现伏身在杂草丛中的他们,径直从离晋鄙约三丈左右的地方走了过去,继而逐渐走远,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下。

  『……』

  晋鄙的眼中闪过几丝意外,他感觉这些秦卒,似乎有些欠缺应有的警惕。

  事实上不止是这队巡逻的秦卒,此刻站在秦营营门的几名秦卒,其实也欠缺应有的警惕,哪怕隔着老远,晋鄙依稀也能听到远处的那几名值岗秦卒在小声交谈,似乎在闲聊有关于女人的话题。

  “准备袭营。”

  晋鄙压低声音对身后的魏卒下令,继而,他身后的魏卒依次向其身后的魏卒小声传令,很快,这边所有的魏卒就都做好了强袭眼前这座秦营的准备。

  “行动!”

  随着晋鄙刻意扼制的一声令下,他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率领着身后的魏卒们,借助夜色的掩护,猫着腰快步走向远处的秦营营门。

  待离得近了,由于秦营营门外有不少燃烧着木柴的火盆,魏卒们无法再借助夜色掩藏行踪,于是晋鄙这帮人索性就直起了身体,快步走向远处。

  “唔?”

  秦营外,忽然有一名秦卒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晋鄙这群不速之客,当他看到朦朦胧胧有数百个人影涌向这边时,他当即便联想到了敌军的偷袭,下意识地惊呼:“敌——敌袭——!”

  而在同时,晋鄙也已抽出了腰间的佩剑,沉声下令:“杀!”

  一声令下,他麾下数百名河东魏卒改疾走为狂奔,一起涌向那处营门,将那几名值岗的秦卒杀死在地。

  “铛铛铛——”

  “铛铛铛——”

  营门内,顿时警声大作,不少秦卒在放声大喊。

  “敌袭!敌袭!”

  “齐军袭营!齐军袭营!”

  『唔?被误认为是齐军了么?』

  晋鄙嫌弃的冷哼一声,旋即喝道:“撞门!”

  话音刚落,他麾下便有十几名河东武卒合力撞击营门,这种硬派的做法,惊呆了营门内的那些秦卒。

  他们可能是在纳闷:软弱的齐军,怎么忽然变得如此强硬了?

  而就在他们吃惊发愣的期间,亦有不少河东武卒凭借搭人梯的办法,强行翻过了营门两侧的木质营栅,砰地一声,仿佛重物般落地。

  “杀了他们!”

  营门内的秦卒高呼着。

  期间,有一名秦卒趁敌卒翻越营栅后落地不稳,一剑斩在对方的肩膀上,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他手中的利剑,竟然砍不入对方的肩上的甲胄,甚至还发出了“啪”的古怪声音——这是利剑这等利器会发出的声音么?

  就在那名秦卒惊诧之际,他对面的那名魏卒却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轻蔑而满带嘲讽的笑容,仿佛是在嘲笑对方手中的利剑竟不能穿透他身上的甲胄。

  “笑什么!”

  秦卒恼羞成怒,再复一剑斩向对方,然而他对面的魏卒却不退反进,抬手左手,仿佛试图用手臂在抵挡这一击。

  『他不想要那只手了?』

  秦卒的心中生出几许困惑。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砰地一声脆响,他再次挥出的利剑,竟被对方用臂甲给弹开了。

  还没等这名极度震惊的秦卒反应过来,只听噗地一声,欺身上前的那名魏卒,已经有手中的利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怎么……会……”

  喃喃自语间,秦卒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名魏卒用左手推在他的胸膛上,将他缓缓推开。

  “扑通。”

  重物倒地,那名魏卒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左臂,同时用狰狞的目光扫视着四周那些看到这一幕后目瞪口呆的秦卒们,继而咧开嘴,露出几丝渗人的笑容。

  “魏卒……他们是魏卒!不!他们是魏武卒!”

  忽然间,有秦卒惊声叫道。

  这一声惊呼,顿时让附近的秦卒们恍然大悟。

  也是,他们方才就觉得奇怪,软弱的齐国士卒,何时变得如此具有压迫力,没想到竟然是魏卒!

  不,再考虑到对方身上的甲胄极为厚实,对方根本不是一般的魏卒,而是具有着压制他秦国士卒能力的中原最强的士卒,魏武卒!

  “轰!”

  在几名魏武卒从内部抽掉了门栓后,营门终于被外部的魏卒们撞开。

  旋即,魏将晋鄙手持利剑,昂头阔步地走了进来,沉声喝道:“去几个人发信号,其余人,虽我杀进去!……杀!”

  只见在晋鄙的率领下,数百名河东武卒毫无惧色地杀入这座不知有多少秦卒驻扎的营地,而期间,有个别的魏武卒则快步走到营外,从火盆中抽出一支火把高高举起,面朝着远处的山丘,画着圆圈。

  远远看到秦营出现一个个火圈,等候在远处的魏将魏青猜到晋鄙已经得手,当即率领麾下数千魏卒前来支援。

  可待等他率领一大波人杀到营门处,四下却瞧不见晋鄙的身影。

  见此,魏青问留下的魏卒道:“晋鄙呢?”

  当即便有魏卒回答道:“司马已率众人杀到营内深处去了。”

  一听这话,魏青又惊又气,不由地在心中暗骂:这个晋鄙,实在是太鲁莽了!

  咬了咬牙,他沉声喝道:“邓贲?邓贲?他娘的,人呢?!”

  数息后,有一名魏将急匆匆地奔向这边,抱拳行礼:“司马!”

  “你留守此地,接应华司马的骑兵,切记不可叫秦军夺回此处营门!”

  “喏!”

  “……其余人,随我杀!”

  吩咐完毕,魏青亦率领着数千河东魏卒杀入门水秦营。

  不得不说,鉴于晋鄙的硬派袭营,营内的秦军士卒提前得知了营地遭遇袭击的事,以至于当晋鄙杀入营内时,不计其数的秦卒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潮水般试图将这群进犯营寨的敌军淹没。

  然而让这些秦卒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今晚夜袭他们营寨的敌军,根本不是软弱到轻易便可以击退的齐军,而是论悍勇丝毫不逊色他秦国士卒的魏卒,甚至于,还是魏卒中最强大的一支——魏武卒!

  这不,明明是三面受敌,抵御着数倍于己方人数的秦卒,但晋鄙率领的这支魏卒,却几乎没有被击退的迹象,相反,他们越战越勇,杀得秦卒们哀嚎惨叫。

  往往需要牺牲好几名、甚至十几名秦卒,才能杀死一名魏卒。

  面对如此恐怖的敌我伤亡,秦卒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惊声高呼。

  “魏武卒!他们是魏武卒!”

  “对面并非齐军!重复一遍,对面并非齐军!都打起精神来!”

  连番的喊话,终于使有些轻敌的秦卒们打起了精神,但他们也因此产生了困惑。

  “魏武卒?”

  “魏武卒怎么会在这边?”

  “快!快禀告将军!”

  就在营内混乱之际,营内大将卫援也得知了营寨受到袭击的消息。

  起初,卫援并不在意。

  毕竟在他秦军与对面齐燕联军“合作”中,彼此的夜袭也是其中的一环,但迄今为止,无论是他秦军,还是对面的齐燕联军,都会在夜袭时故意暴露行踪,提前让守营的敌方士卒得悉,甚至于,哪怕在厮杀时也会有所留情,并不会真的弄到不可开交的局面。

  因此,方才在听到营地内出现骚乱以及厮杀声时,卫援并没有在意,因为他觉得,前来进犯的齐军一会儿就会退走。

  可足足过了小一刻时,营内的厮杀声非但没有渐渐消失,反而有些越演越烈的意思,卫援就感觉不对劲了。

  『那田触……莫非背弃了与白帅的私下约定?』

  当时卫援气愤地想道。

  他发誓,倘若那田触真敢背弃与他秦军的暗中约定,他定要亲手斩下那田触的首级,以泄心头之恨。

  可就在在杀心大发时,忽然有秦卒来报:“将军,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魏武卒,偷袭了我军营寨,此刻正在营内屠杀我军士卒……”

  “……”

  卫援愣了愣,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

  半响后,他这才惊疑地反问道:“你方才说什么?魏武卒?方才袭击我军营寨的,是魏卒,而不是齐卒?”

  “是的!”前来报讯的秦卒急切地点头:“前来的进犯的魏卒,皆是身披三层甲胄的魏武卒,将士们不会认错的!”

  的确,魏武卒身披三层厚甲,这在当代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标志,几乎没有假冒,原因很简单,毕竟给士卒身披三层厚甲这实在是太奢侈了,除了魏国,不是哪个国家都愿意用三套甲胄来武装一名士卒。

  甚至于就连魏国,也渐渐地被魏武卒的机制拖地国力衰弱——当然,这里指的是魏武卒的赏罚机制,而不是单纯的三层厚甲。

  “怎么会?”

  在反复确认后,秦将卫援面色顿变。

  要知道在这个战场上,魏武卒只有一支,那就是河东武卒,且这支魏武卒受统率于魏国唯一派来的大将郾城君蒙仲,除非此人允许,否则就算是联军的统帅奉阳君李兑都无法调动魏武卒。

  而反过来说,既然魏武卒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今日是郾城君蒙仲偷袭了他门水秦营!

  可……

  可蒙仲的军队不是在函谷关前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算那蒙仲借助那条隐秘的小路,派来魏武卒偷袭他们,齐燕联军的田触、乐毅二人,也该得悉此事,并且派人给他送个消息啊——倘若田触仍希望与他秦军互不侵犯,他就会这样做。

  反之,倘若田触隐瞒了魏武卒前来夜袭的消息,那就等同于背弃了与他秦军的私下约定。

  然而眼下的卫援,却顾不得思考田触是否背叛了他秦军,毕竟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击退前来进犯的魏卒,守住这座营寨。

  想到这里,卫援操起兵器,大步走向帐外,准备指挥战斗。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远处的厮杀声中,好似传来了战马嘶叫的声音,似乎数量还不少的样子。

  “方城骑兵么?”

  卫援心中咯噔一下。

  仿佛是为了验证卫援的猜测,不多会,便有几名秦卒慌慌张张地前来禀报:“将军,敌军中有骑兵杀入了营内,数量极多,这群骑兵正在营内四处放火,我方士卒追赶不及……”

  听闻此言,卫援怒声骂道:“谁叫你们去追击骑兵了?”

  连骂了好几声,他这才冷静下来,沉声下令道:“传令下去,莫要贸然追击骑兵,收缩防线,外营除西营外全部放弃,退守中营,先稳住阵脚,再想办法反击!……莫要畏惧方城骑兵,营内道路并不宽敞,只要扼守阵线,纵使是方城骑兵,也别想突破我军的阵线……”

  话音未落,远处又有几名秦卒匆匆奔来,到卫援身前叩地禀报道:“将军,赵军……有赵军杀入了营内,数量不明。”

  “赵军?”

  卫援面色微变,额头冷汗直冒。

  魏武卒与方城骑兵都还未击退,怎么连赵国的军队都杀过来了?

  『……是郾城君蒙仲麾下的赵军,还是奉阳君李兑麾下的赵军?』

  卫援心中暗暗猜测道。

  但无论是哪个,对于他门水秦营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该死的,那田触在搞什么鬼?难道他当真敢背弃与白帅的约定么?』

  一边下令调度军队,抵挡进犯的魏赵两军,卫援一边在心中怒骂田触背信弃义。

  而与此同时,被卫援于心中怒骂的田触,正与乐毅同坐在一辆战车上,率领着齐燕两军快速朝门水秦营而去。

  当看到门水秦营位置那冲天的火势时,他的面色有些难看。

  然而,他竭力掩饰着自己的心情,因为此刻在他与乐毅身边,蒙仲的心腹华虎,正带着百余骑方城骑兵跟在旁边。

  “阿嚏!”

  不知为何,田触忽然打了个喷嚏。

  听到响动,华虎转头看了一眼田触,面无表情的面孔上勉强露出几许假意的关切:“触子这是受凉了么?”

  “不碍事、不碍事……”

  田触讪讪地摇了摇头,旋即干笑着对华虎说道:“郾城君不愧是郾城君,虽远在函谷关前,可对这边的境况亦是了如指掌……此番若攻下门水秦营,郾城君当是首功。”

  华虎微微一笑,淡淡说道:“触子言过了,此番若能攻陷门水秦营,触子与乐大司马却是功不可没……”

  刚说到这里,有华虎的近卫轻轻拍了拍自家主将的手臂,使华虎意识到了什么,生硬的改了口:“华某的意思是,若非两位吸引了这边秦军的注意力,我军也无法找到偷袭他们的机会……没有别的意思。”

  “是、是……”田触讪讪点着头,也不敢接茬。

  片刻后,趁着华虎离远了些,田触压低声音问乐毅道:“郾城君……他是看出来了吧?”

  乐毅当然明白田触这句问话的深意,微微点了点头:“嗯。”

  “这、这可怎么办?”田触有些惊慌地问道。

  乐毅不发一言,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田触此刻的心慌,他可以理解,因为他知道,蒙仲其实已经猜到了他齐燕联军暗中与秦军达成协议这件事,否则不会派精锐前来突袭门水秦营,还不给他与田触丝毫的反应时间,就是防着他们给秦军通风报信。

  不说田触,就算是他乐毅,此刻心中亦百般不是滋味,尤其是他回想起方才当华虎用看待叛徒般的冷淡目光看着他的时候。

  虽然乐毅也知道,那只是华虎个人的态度,并不能代表蒙仲,但他依旧有些彷徨。

  想了想,他镇定心神对田触说道:“触子不必担心,从郾城君的举措来看,他应该没有想揭穿你我的意思……”

  “当真?”

  “唔。”乐毅点了点头,说道:“揭穿你我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彼此撕破脸皮,逼得触子率齐燕两军退出讨伐秦国的行动?这岂不是变相帮助了秦国么?……何况今夜这场夜袭之后,秦军再也不会相信你我,不会再跟我齐燕两军私下缔结什么约定,他揭不揭穿,又有什么要紧呢?……凡事留一线,当做这件事不曾发生过,我齐燕两军十万士卒依旧是讨伐秦国的联军一员……这就是顾全大局的做法啊。”

  “……”

  田触张了张嘴,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此时,乐毅则抬头看向远处的门水秦营,暗自叹了口气。

  他知道,对面白起想借机离间齐燕两军与三晋联军的关系,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战略目的。

  而他乐毅,也想借此事离间齐国与三晋的关系,使三晋憎恨齐国。

  然而最终,蒙仲却利用了他与白起为了各自目的而营造的局面,既破坏了白起的目的,亦破坏了他乐毅的谋划,甚至于,十有八九还能攻下眼前那座门水秦营……

  『就像田触说的,真是可怕啊,阿仲……』

  苦笑一声,乐毅长长叹了口气,一种百般谋划皆成泡影的无奈,顿时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