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95章:不利

作品:战国大司马|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3 23:29:57|下载:战国大司马TXT下载
  『PS:今天的互动就是……晚饭后作者闭着眼睛复思突破门水的策略,结果睡着了……』

  ————以下正文————

  次日,也就是八月十六日,蒙仲率魏、赵、韩、齐、燕五军发动强渡门水的战争。

  此时听从他命令的联军,兵力竟达到整整十七万的编制,远远超过作为联军统帅的奉阳君李兑所统率的八万编制,相信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蒙仲才是此番五国联军的统帅。

  强渡门水,自然是无需出动十七万编制的军队的,在经过蒙仲的择选后,最终只出动了五万联军兵力来尝试强渡门水。

  或许有人会问,尝试?尝试什么?凭蒙仲这边十七万编制——实则十五万余军队的人数,难道还无法突破一条谈不上天险的门水么?

  不可否认,这话也有道理,凭蒙仲这边现有的军队,确实可以毫无悬念地取得强渡之战的胜利,但问题是,为了突破这条河流,他联军方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可算不上是什么振奋人心的胜利。

  为了讨伐秦国而最终导致秦国与三晋两败俱伤,这只会让东边的齐国占了便宜,如何在尽量减少三晋军队伤亡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削弱秦国,并且让秦国屈服,以战后的赔偿来弥补一部分三晋在这次出兵上的损失,这才是蒙仲作为魏国将领、作为联军将领的考量。

  因此,强攻其实是行不通的,因为这会让他麾下三晋军队损失惨重。

  是故,他所谓的尝试,其实说白了就是想看看白起的态度——他先摆出一个强硬的姿态,看看对面的白起是否会退缩,倘若白起退缩了,那么蒙仲便一鼓作气攻至对岸;否则,倘若白起决定以强硬碰强硬,那么蒙仲就退回来,再想别的办法。

  蒙仲可不会怀疑白起是否会采取玉石俱焚的战术,一来,白起当年在宛方之战时,就曾有过类似的举动;二来,秦国也并不会因为军队的全军覆没就在国内引起动荡。

  毕竟秦国与三晋的国情有所不同,在《商君法》的刺激下,秦国几乎所有的平民男子都渴望通过在战场上建立战功来提高社会地位,这就意味着秦国在兵源的弥补方面远远要比三晋快得多,征兵所付出的代价也比三晋要小,因此若是以两败俱伤的方式相互拼杀,三晋到最后其实未必能拼得过秦国。

  可以理解为,经过商鞅变法的秦国刑律,它纯粹就是为秦国对外扩张、东进中原而服务的,某种意义有点主张以战养战的意思,这在中原各国这边是几乎没有的——这也正是秦国能频繁发动战争但国内秦人却几乎没有怨言的原因。

  兵法云,上下同欲者胜,如今的秦国就是这种情况,王室想打仗、贵族想打仗、平民想打仗,这样的国家就很可怕,也难怪中原各国忌惮秦国。

  同样的理由,倘若三晋与秦国最终拼到两败俱伤的地步,那么,到时候三晋可能连征兵的钱粮都打不出来,但秦国,相信有相当一部分秦国平民为了获得军功提高社会地位,可能会不惜自行携带干粮无偿为国家而战,国情的不同,使得三晋在这方面非常吃亏。

  辰时前后,五万全副武装的联军士卒,从门水大营一带徐徐向西,旋即便抵达了数里外的门水河畔。

  似这般大规模的行动,当然不可能瞒过对河岸那些秦卒的眼睛,这不,联军前脚才刚到河岸,秦军后脚便聚集于河对岸,同样排兵布阵,准备迎击联军的进攻。

  看到这一幕,蒙仲心中不做乐观想法。

  因为显而易见,对面的秦军如此积极,足以证明白起在阻击他联军渡河这件事上的态度,而白起倘若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联军,那么,假如蒙仲不希望麾下军队受到太大损失的话,这场仗他最终也只能退让。

  『……先观望一阵吧。』

  皱着眉头眺望着河对岸的秦军,蒙仲暗暗想道。

  负责强渡的事宜,蒙仲交给了他麾下联军中的两把尖刀,即晋鄙与廉颇二人所率领的军队。

  至于其余联军,则大多以弓弩手为主,毕竟这段门水并不算宽敞,一旦战争打响,双方的战斗更多的会以弓弩互射的方式展开,弓弩手多一些,当然是能稍稍占点便宜。

  但很可惜,对面的白起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据蒙仲目测,对面的秦军,弓弩手至少也占三分之一左右,据他判断,白起应该与他一样,几乎出动了军中所有的弓弩手。

  在这种情况下,就得看晋鄙与廉颇二人麾下的军队是否能顶着箭雨强行攻至对岸了,一旦二人的攻势遭到遏制,那么持续的交战,其实就相当于是无谓的彼此消耗。

  “开始吧。”

  蒙仲沉声下令道。

  左右近卫点了点头,当即吹响号角。

  “呜呜——呜呜——呜呜——”

  三阵号响,响彻寂静一片的门水两岸。

  听到这一声号响,晋鄙与廉颇同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只见在他们二人的命令下,前队的魏、赵两军士卒,纷纷将提前打造且搬运至此的木筏推到河中,开始第一波的尝试进攻。

  这个举动,仿佛一下子就点燃了战场上的气氛,门水西岸的秦军,与门水东岸的联军,在同一时间朝着对岸放箭。

  一时间,门水河道上方箭矢来回激射,入眼之处皆是飞矢,密集地仿佛蝗潮一般,叫人毛骨悚然。

  “放箭!放箭!”

  “压制对面!压制对面!”

  在一声声双方将领的呐喊声中,双方的箭矢愈发密集。

  期间,不计其数的两军士卒中箭,或咬着牙持盾坚守岗位,或不幸被射中要害噗通倒地,仅仅只是几轮激射,双方的伤亡便迅速暴增至千人左右。

  其中处境最艰难的,莫过于晋鄙与廉颇二人麾下的魏赵两军,因为他们必须盯着敌方的箭矢激射,借助木筏浮水渡过河流。

  虽然魏赵两军的士卒们耍了一个较为聪明的伎俩,即士卒们大多并不乘坐在木筏上,而是攀着木筏的边缘浮水过河,试图以这种方式减少被敌军箭矢命中的关系,但奈何秦军那边的弓弩手实在太多,即便魏赵两军的士卒们用了这种聪明的办法,但还是无法减免伤亡。

  魏武卒还好,因为身披三层厚甲的关系,他们只需低下头,尽可能地减少致命伤即可,但赵军可没有魏武卒那般厚实的甲胄,以至于片刻之间,便有数百人负伤,一丝丝殷红的鲜血顺着水流顺流而下,让廉颇看得暴跳如雷。

  急怒之下,廉颇不顾士卒与近卫们的阻拦,夺过身边士卒手中的盾牌,猛然跳上一架离岸的木筏,显然是准备亲自上阵。

  做出这样举动的他,可想而知必然会遭到对岸秦军的针对,这不,立刻就有秦军的弓弩手瞄准了廉颇,朝着他展开激射。

  纵使是廉颇这等猛士,也被逼得蹲下身高举盾牌。

  可即便如此,他身上仍然难免中了十几箭。

  好在廉颇也知道这场仗必定会十分激烈,也知道依自己的脾气到时候必然会冲到前线,提前多穿了一层厚甲,才不至于受到过于严重的伤势——虽然看上去他此刻身上插着十几支箭矢,十分恐怖,但实际上,大多数箭矢并没有刺入皮肉,只是看上去吓人点罢了。

  “放箭!”

  “放箭!”

  门水两岸的弩矢激射,络绎不绝。

  联军方的弓弩手们被将领要求射箭掩护晋鄙军与廉颇军,而秦军的弓弩手则被要求尽可能地射杀试图强行渡河的敌军,弩手们还好点,可弓手们几轮射击下来,拉弓的手臂早已酸麻不堪,换在平日两军的将领会暂时让这些弓手们休息,但这会儿,弓手们却被要求继续射击,以至于大多数的弓弩手纵使拉弓到满头大汗、双臂颤抖,仍得咬着牙继续射击,可想而知射击的精准度。

  “进攻!”

  随着战场上出现的一声咆哮,魏赵两军的先锋部队在付出了巨大伤亡后,终于渡过了门水,朝着河岸上的秦军阵列发起了攻势。

  而此时,秦军方面已在河岸上摆出了铁壁防御,只见一名名戈盾兵高举盾牌,紧密站立,纵使面对魏赵两军如浪潮般的攻势亦纹丝不动。

  “无需惊慌!守住阵线即可!”

  期间,有一名秦将徐徐走在秦军阵列的后方,用坚定的话语鼓舞着麾下秦卒的士气,此人正是司马错曾经的爱将晋邝。

  只见这晋邝,一边镇定地指挥麾下士卒,一边时不时地转头看向河对岸的联军,看向那面“魏郾城君蒙”的旗帜。

  不得不说,晋邝——确切地说司马错麾下的大部分将领,其实对蒙仲都颇有好感,毕竟去年在支援宋国的战争中,蒙仲曾短暂地统率秦魏两军,甚至于,就连此刻晋邝赖以抵挡魏赵两军攻势所采取的铁壁防御阵型,也正是模仿于去年陶邑之战时,蒙仲指挥秦军应付廉颇夜袭时所用的战术。

  用某人的战术来对付某人,倘若换做别人,恐怕晋邝心中也会有些得意,但对于蒙仲,晋邝更多的则是遗憾与惋惜——遗憾于他抱持好感的蒙仲,终归是魏国的将领,是他大秦的敌人。

  当然了,对于这份遗憾,感触最深的莫过于秦军的统帅白起。

  别看他前两日恨蒙仲恨得要死,都恨不得提剑杀到对岸,与蒙仲那厮来个同归于尽,但此刻远远看到那面“魏郾城君蒙”字样的旗帜,他还是忍不住心生感慨:假如这家伙肯投奔我大秦,作为我的副将,那该多好……

  白起至今仍深信不疑,他与蒙仲的组合,必然能超越曾经他秦国名将魏章与嬴疾的组合,像“大丈夫”张仪一样,成为中原各国人人恐惧的存在。

  但随着这些年下来,这份念想渐渐减弱了,倒不是白起的想法出现了改变,只是他知道,随着蒙仲在魏国的地位逐渐水涨船高,魏国几乎是不可能放走蒙仲的。

  与魏章当初的处境不同,魏章当年是因为当年魏国人才济济,得不到重用这才投奔秦国,可如今的魏国,除了一个即将老死的翟章,还有什么有名的将领?——更别说翟章因为自己年事已高,非但不会再跟蒙仲争权,反而会主动为后者铺路,以至于魏国上上下下如今越来越肯定,郾城君蒙仲必将会接替翟章,成为魏国的大司马。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心底最后还有一丝希望与蒙仲并肩作战的期待,白起几乎已经打消了这个念想。

  就像他最初的预测那样,蒙仲,注定是他这辈子的宿敌。

  『来吧,蒙仲!把你的能耐都施展出来!』

  渐渐地,白起心中燃起了热情。

  不得不说,迄今为止,白起先先后后也经历了十几场战争,前后与昭雎、李跻、韩徐等将领打过仗,但最能唤醒他热情的,还是与对面那个蒙仲沙场相见。

  因为抛开胜败不谈,对面的蒙仲每次都能让他增涨新的见识,让他得到新的收获。

  也正因为如此,白起对天下各国将领的评价标准一向只有两个:蒙仲,与其他。

  哪怕是此刻作战悍勇的晋鄙、廉颇,其实也很难入白起的眼帘。

  『来吧,蒙仲,施展你的能力,正面击败我!……我倒是要看看,这回你又有什么招数!』

  目视着此刻激烈的战场,白起舔了舔嘴唇,反而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而与此同时,站在联军本阵的蒙仲,却因为眼前的战况而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的预感应验了,白起不肯放弃这条几乎没有险峻可守的门水,在这里摆出了欲与他联军决战的架势,在气势上丝毫不弱于他。

  在这种情况下,跟他预测的那样,他联军为了强渡门水已付出了巨大的伤亡。

  照这样再打下去,纵使他最终能够突破门水,他麾下剩余的军队,怕是也不足以再给秦国造成什么更大的威胁。

  『……我终于感受到义兄当年在垂水时的为难了。』

  蒙仲心下暗暗想道。

  眼前的战局,让他不禁联想到了他的义兄匡章当年在垂水被楚将唐昧堵了大半年的那场垂沙之战,几度正面强袭皆被楚将唐昧击退,令匡章那等天下名将都陷入苦战。

  最后匡章是怎么击败唐昧来着?

  『……秋收将近,倘若能赶在秦国收成前突破门水,攻入秦国腹地,这对于我方大大有利。但从目前看来,想要以微小的代价正面突破是不太可能了……看来,只有试试义兄当年击败楚将唐昧的战术了……』

  看着眼前的战况,蒙仲暗自思考着后续的策略。

  魏王遫六年八月十六日,郾城君蒙仲率诸国联军攻门水,遭秦将白起奋力阻击,不克而返。